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最新动态

返回基金会动态列表>
99公益日|“笑笑老师”的大山督导记

一岁半的宸宸(化名)迎来了他的第一次家访,“慧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项目(下称“慧育中国”项目)督导员王红静和育婴辅导员在陪他玩圆环游戏。辅导员将粉色的圆环套到瓶子上,拿下来,然后又套上去......宸宸觉得很好玩,竟然开始“阿姨、阿姨”地叫着——这是他学会讲的第一句话。


王红静听了很激动,让宸宸再说一遍。“阿姨,阿姨”,听话的宸宸笑着重复着这两个词。宸宸的奶奶有听力障碍,虽然听不清楚孙子在说什么,但是也开心地跟着一起笑。“奶奶听不到,和宸宸的沟通很少,所以孩子的语言表达肯定会受到影响”,王红静庆幸能够及时辅导宸宸,帮助他早日开口说话。


自2019年11月起,王红静已经在陕西省宁强县铁锁关镇“慧育中国”项目的督导员岗位上坚守了近三年,负责指导镇上的育婴辅导员为当地6-36个月的孩子提供入户早教辅导。


宸宸在玩圆环游戏

/ “笑笑老师”/

王红静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宸宸的情景。在他家的玉米地里,小小的宸宸被奶奶扛在肩上。他穿着一件蓝色罩衣,眼睛大大的,头发很黑,脸上很有肉,红嘟嘟的,但是有点脏,还被冻出了皲裂。


宸宸似乎发现王红静平时很爱笑,就经常称呼她“笑笑老师”。“因为我本来就很爱笑,特别是和孩子在一起时会非常开心,每次入户和他们拍照时,我都在笑”,王红静解释这个外号的来历。也许是受到王红静的感染,宸宸也喜欢对着她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每次快到家访时间了,宸宸就会早早地站在家门口,迎接“笑笑老师”的到来。


当介绍起宸宸家的情况时,王红静的语气突然凝重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宸宸生下来没多久,母亲就离开了村子,不知所踪,父亲独自一人在外打工,养活了整个家。奶奶耳朵不好,需要戴着助听器才能勉强听到别人的声音。为了补贴家用,家里的活都由爷爷承包,经常在山间地里做庄稼。


由于奶奶听力不好,王红静刚开始只能找宸宸的爷爷沟通入户家访的事情。王红静还记得,当时她和一位辅导员在冬季的雨天走了很长的路才找到爷爷。老人家当时正在地里收割玉米秆,留意到慢慢走近的王红静两人后,很警惕地问她们是干什么的。


在得知两人的身份和来意后,爷爷觉得宸宸还很小,什么都不懂,给他早教没什么用。王红静开始耐心地向他介绍“慧育中国”项目,通过沟通才知道宸宸快2岁了还未开口说过话,于是她给老人分析了孩子语言发育迟缓的原因,告诉他们如何去引导宸宸发音。似乎是被王红静的真诚打动了,爷爷笑了笑,同意尝试接受她们给宸宸提供早教辅导。


在正式家访时,王红静和辅导员为宸宸量身定制了辅导课程和游戏,年幼的宸宸在语言表达、行为表现等方面有了显著的变化。“宸宸今年刚上幼儿园,我们早教课程结束的时候,宸宸就已经会说很多话了,语言能力发展特别好,而且非常聪明,很有礼貌”,王红静笑着说到。


像宸宸这样的留守儿童在铁锁关镇很常见。根据“慧育中国”项目2021年的调查,宸宸所在的铁锁关村的留守儿童比例高达89%。王红静常常带着辅导员穿梭其中,用脚步丈量这些留守儿童与外面的距离,为他们提供入户早教服务。


王红静和宸宸的爷爷

/ 回到山村的本科生 /

三年前,王红静选择从广东返回宁强县,当一名乡镇督导员。这位有着本科学历和10年教育经验的女教师,没有继续在大城市拼搏,而是选择回到不算富裕的家乡工作,激起了很多人的好奇。有很多人问过王红静这个问题,她坦言这样的选择自有道理。


在广东多所城市幼儿园、小学执教过的王红静深知城乡教育水平的差异,也十分了解陪伴对于孩子的重要性。她发现老家的留守儿童实在是太多了,“在外打工的父母难得过年回家一趟,给孩子带了很多礼物,本来期望孩子会给他们拥抱,结果孩子却怯生生地看着他们,不敢接下礼物”。缺乏陪伴会导致家庭感情的疏远,王红静想要帮助家乡的留守儿童,尽量给他们多一点陪伴和爱。


王红静的这一选择也有自己的“私心”。她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今年上小学四年级,从小就跟着王红静在广东到处“跑”;小女儿今年满四岁,才上幼儿园,一岁的时候报名参加了宁强县的“慧育中国”项目。如今,两个女儿之间的性格差异很大。王红静表示,大女儿的学习成绩虽然不错,但是“性格比较内向,不怎么喜欢跟别人交流”;小女儿刚上幼儿园没两天,就被幼儿园的老师表扬“上过早教的孩子果然特别有礼貌,她很爱和别人主动打招呼,声音也特别活泼。”


王红静惊喜于“慧育中国”项目给小女儿带来的影响。如果没有这个项目,包括她小女儿在内的当地儿童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只要有更多的农村孩子获得早教辅导,他们的人生就能够早一点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于是,“专业对口”、素来喜欢和孩子打交道的王红静决定留在家乡,成为“慧育中国”项目铁锁关镇的一名镇级督导员,至今已有三年。


辅导员和宸宸一家

/ 坚守不易/

督导员的主要职责是和育婴辅导员打交道。一位督导员首先需要是一位合格的育婴辅导员。不同于幼儿园教学,早期养育的工作内容对于王红静是全新的挑战,她需要从头开始学习专业的育婴辅导知识。


每周一,王红静都会召集镇上的育婴辅导员,在育婴辅导中心进行集体备课,了解他们辅导孩子的情况,每个月还会跟随辅导员入户家访。辅导员家访时,王红静就坐在旁边看,观察他们和孩子的互动情况。如果发现什么问题,王红静会在家访结束后,私下和辅导员交流、讨论,“虽然每次都是在旁边观察,但是我还是特别高兴,因为能够融入他们的活动,发现每个辅导员身上的闪光点。”


除了常规工作,王红静还要处理辅导员身上的“突发状况”。镇上的育婴辅导员大多都是有孩子的妈妈,有时孩子生病了或者家里出事了,难以两头兼顾。这时王红静就会帮忙协调,让辅导员处理好家里的事情后再继续家访,“相互沟通、理解是十分重要的”。


对于辅导员来说,宁强县的崎岖山路也是一大考验。由于山高水长,很多育婴辅导员家访时要走很远的山路。有年夏天,王红静曾经和一位辅导员在高温下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途中的坡特别陡,很辛苦。


王红静对这位辅导员很有印象,她是一个很腼腆的姑娘,家访时很细心也很温柔,孩子和家长都很喜欢她。但是她很多次都说干不下去了,王红静一直鼓励她继续坚持。然而,因为婆婆坚持认为她把爱和关心都给了其他孩子,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孩子,同时育婴辅导员的工资并不算高,这名辅导员在两年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由于有自己的家庭需要照顾,加上很多家长不太配合家访工作,很多育婴辅导员觉得难以坚持下去。王红静担心频繁更换辅导员对孩子不好,孩子需要重新适应,早教工作的开展会遇到很大阻力。


宸宸的“毕业”合影

王红静仍然想继续坚守。虽然有时要到很多户进行家访,路程又远,但是她感到很开心,“看到孩子们高兴的笑容、做游戏时蹦蹦跳跳的模样,还有家长跟着一起开心的画面,我觉得很幸福。”


2019年起,“慧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在宁强县落地。截至2022年5月,在陕西省宁强县36个行政村(居)中累计接受辅导儿童已有1544名,入户辅导46912户/次。项目通过对适龄婴幼儿提供家庭养育指导干预,以确保他们平等地获得营养补充,促进语言、认知、运动、社会性情感等能力发展,缩小农村与城市儿童的发展差距。


在王红静看来,“慧育中国:山村入户早教计划”的最大意义在于它给农村带来的积极改变,包括给育婴辅导员带来的获得感,对农村家长养育方式和教育观念的改善,最重要的是推动孩子的早期成长,从而影响整个村、整个镇。


“我想奉献一点自己的微薄之力,为我的家乡,为这群山村里的留守儿童点亮盏盏爱的微光,助力他们看见大山以外更广阔的天地”,王红静说。

为了给更多山村儿童照亮人生微光,给每个孩子公平的阳光起点,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送ta人生第一课”按钮,贡献点滴力量,助力更多儿童的早期发展。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