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朱云来:钱太多造成产能过剩杠杆居高

朱云来:钱太多造成产能过剩杠杆居高

2016年12月03日11:23 新华网

  2016新华网(80.390, 2.46, 3.16%)思客年会“新经济 新动能 新引擎”召开。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前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朱云来在会上表示,造成产能过剩、杠杆居高的原因是钱太多。成本为什么高?成本也是因为放的货币太多,本质上是通胀现象,是由货币的总量推动成本上升。

 

  以下为演讲实录:

  受新华网思客的邀请,大家非常关注经济发展的走势,刚才周社长也讲到中国经济的下一程应该是怎么样,正好我也做了一些研究,也是很关心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我想,我的方法之一是,先看一看上一程是怎么走的?这样可能能够给我们对于未来的发展有一些启示。 

  第一,经济结构。可以从这里面看出,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后面十几年经济的迅速发展,但是,这里也有一个特点,我们的消费从2002年以后是在系统下降,我们投资一直在系统的上升。出口曾经在2003年以后有一个比较系统的提升,但是,后来又回落到原点。 

  我们再看看跟已经产出相对应的投资。可以看出,这也是在同样的一个时间阶段里,投资在迅速地增加,大家都不见得意识到这样的一个数字。

  我们的房地产价格,从2003年开始,最上面的是北上广深的,中间这个是35个大中城市,但是,其实这35个大中城市是31个省会城市加上几个计划单列城市,但是你不要小看这35个城市,他们占了全中国房地产投资的50%几以上。

  如果根据居民的收入,扣除居民的消费,剩下的是居民的结余,如果我做一个假定,我用这些结余,每年出来的房子,就是竣工的这些住宅,我最多买的价格是底下写的这个只有一千块(平均),远低于现在市场上的价格。

  我们谈宏观经济的形势,我们谈结构改革,结构是什么?结构还要看存量的结构。这里面显示存量的结构,可以看出它的趋势。从1992年开发区热到宏观调控 到亚洲金融危机,再到金融危机的恢复,我们经历了这么一个周期。恢复到一个比较合理,2003年之后,有了进一步的提升,但是到2006、2007年开始 下来了,一直到了2012年,这些数字无论是从负债率提升,还是回报率降低了,资产周转率下降了,股本回报率和资本回报率下降了。这整整的完成了一个周期。

  说到底还是得改革。因为我们面临的经济状况,我们现在总是有两个纠结,一是发展增长的纠结,到底是6.5%还是7%还是多少。其实我认为,发展固然重要,但是如果结构不对的话,或者是趋势不对,我们还是要更强调改革,不经过改革也难以重生。

  你要改革可能会影响增长,政府有压力,政府也希望发展,我们觉得这都可以理解,甚至可能我们需要大众也给一些理解。就是永远高速增长,甚至是中高速增长,是不是符合科学。

  我们对于中国的长远增长非常有信心,但是在实现长远增长的潜力之前,可能我们需要一个系统的调整。如果你不调整的话,我们就不断的进入一种“怪圈”。现在经济出现困难了,其实是因为过去大量的投资,投资产生了过剩,过剩就变成了困难。困难了怎么办?再继续投,投得更大,这样就产生更多的问题,这样的一种循环,现在我们可能要调整。

  中国长远的潜力在哪?中国经济体非常大,经济体系也非常完整,总体来说,还是可以系统的生产物美价廉的产品。这样的经济体没有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可以跟我 们长远竞争,但是,现在因为没有完全按照市场的需求建设,有很多过剩,如果你不调整,继续投资,可能就会造成进一步的过剩。

  我们看了很多纷纭复杂的现象,核心还是这个事,就是钱太多了。才会造成产能过剩、库存过剩、杠杆居高。成本为什么高?成本也是因为放的货币太多,本质上是通胀现象,是由货币的总量推动成本上升。所以,“三去一降”是正确的,但是我们执行的力度不够,比如说钢铁有12亿吨的产能,实际上只生产了8亿吨,多了 4亿吨,现在我们减钢铁产能。

  国企改革,大家也有各种的观点,这个说这样搞,那个说那样搞,我认为最核心的是对于这些资产,资本的效率衡量,先制定好一个标准,有一定的透明度,就是说,资产的表现和管理的效率到底有多好,然后按照市场的规律,反而要结这个局也不难。

  制度建设,毕竟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世界的经济发展历史里还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只有30多年,像美国可能已经有200多年,所以,市场的制度不完整,不系统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我们需要系统的建立这样的体系,而且需要的是一个整体的设计,不然的话,股市之管股市的事,保险只管保险的事,银行只管银行的事,这样的话,这些是不会形成一个有效的政策,需要的是整体、系统的考虑。银行的治理,强化借贷项目的标准。

  民生保障,保证一个基本的生活体系。刚才我们说改革的纠结,经济就要说减速,减速了能不能接受、能承受,其实,我们有足够的承受能力。

  倒过来说,我们有了1/3的GDP,我们就够吃够喝,能够保证基本生产水平不变。我们甚至还可以再多做一点完善公共服务体系的活动,应该是可以承受的,我们需要一个辩证的思维,可能需要大禹治水,有堵有疏。

  如果我们发现实际中的问题不断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短期的调整一下我们的节奏,我们主动放缓一点,给我们一点时间和空间,把这些问题梳理清楚,不改革恐怕这个问题过不去。这是讲的改革,不改革的话,恐怕难以重振经济。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