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朱云来:中国实体经济困难 因缺乏系统性

朱云来:中国实体经济困难 因缺乏系统性

2016-12-11 23:43:04  来源:搜狐财经

  搜狐财经讯 12月10-11日,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在海南三亚海棠湾举行,本届论坛主题是"变局下的包容成长"。前中金公司董事长朱云来在“高峰论坛——金融改革和管控的平衡”上表示,金融行业目前扩张非常迅速,规模也越来越大,然而回报反而越来越低。关于实体经济遭遇的巨大困难,朱云来先生说:“实体经济有过剩的问题三去一降也是讲这些问题,但是我们究竟去了多少,去了之后什么效果,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比如说我觉得“一带一路”应该一个很重要的国家经济系统的拓展,我们的市场范围,这个都是很好的机会,但是感觉缺乏一点系统性,就是需要一个更加系统性的综合考虑。”

  以下是嘉宾发言全文:

  主持人:保险基金其实确实应该是一个从总体来说应该长期资本,可是最近切实有一些险资频频举牌证券上市公司,变成了短期的炒作,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没有发挥到,而且这个时间错配,这个过程当中又有保监会、证监会互相之间的不同监管政策的摩擦,朱云来先生来自于前中金公司董事长,他是原来更多的注重二级市场以及公司上市的过程,我想请问您对金融改革的未来政策红利的期待以及你可能包括互联网金融到我们的保险行业整个你们过去的IPO的过程当中的一些经验带来的一些企业的好处发展跟未来的一些挑战?

  朱云来(前中金公司董事长):你提的问题非常系统也很大,显然不是一句话讲得清的,但是确实有一个感触。前面两位老总代表的是两个不同的金融子行业,一个银行体系一个保险体系还是偏证券多一点。我其实有一个感受,就是金融改革跟管控具体的讲很有挑战,因为我们面临着一些这样的问题。究竟怎么样解是很纠结,我想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放在更大的框架里面看也许反而相对好理解。我的感受现在中国改革一转眼已经30年马上说话40年了,改革开放从摸着石头过河开始,我们现在进入了发展新的阶段,一个方面我们有很多稳定发展的迫切要求。

  另外一个方面改革监管又是一个很难入手的东西,我觉得我们毕竟经过了将近40年的改革开放还是有了巨大的发展,我们现在仍然面临很多的问题,但是应该比我们三四十年以前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们还是很多积累,应该把过去摸着石头过河变成更加系统性的一个系统设计。

  现在需要一个市场政策的体系制度设计和执行,刚才前面两位提到了,我也非常认同。这个上面疏理倒过来看保险,保险是怎么样进入的,资金的来源是什么,资金的目标是什么,对于这些运作的机构,包括这些机构的职责是什么,达到的目标是什么,这个风险有多大,有没有一个相对比较系统客观的平衡评价的体系。

  这个可能都是因为我们过去的迅速发展这些没有完全到位,这个不能怪我们,毕竟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最实质性的也就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比起世界的欧美成熟经济体我们可能少了一两百年的市场经济的经验。

  我们现在可能是一个挑战,但是确实我认为就像开篇讲到的,对于中国的信心,长远我也是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有信心,因为有这么规模的体系经济,然后有一个还是相对比较好的教育基础系统性的教育基础,也有系统性的技术工人包括高级工程师等等。然后我们各种行业类别也都非常齐全,如果有一个良好的系统式的市场政策体系制度我们发展的潜力可以说世界上也是比较好的,我们看前面的快速发展留下的问题,过量的投资跟货币发行数量太大,这个造成的隐含的影响积累了大量的资产,资产的效率相对不高。

  我们看到去年股市的风波今年楼市的风波,然后加上保险转证券这一圈带来很多新的问题都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但是我们是不是需要一个系统的研判系统的研讨,特别是改革促进监管,以制度的系统性的设计建立然后也同时把这些具体问题一个明确的讨论,不然你总是众说纷纭没有一个评判或者甚至一个基本讨论的一个基础,研判的基础,我期望能够有金融改革体系性的,按照制度建立性的去做,然后在此之间强化监管的问题比较容易做了。

  不然监管的时候同时变成制度设计不太容易,反而变成眼前的具体问题紧急出台一些相对比较短期性的措施,这样可能也无助于解决长远的问题,恐怕还是需要一个比较系统的思考设计。

  主持人:谈到第一系统性的设计,再一个谈到比较大的。

  朱云来:我们这么多的钱需要投资跟管理,你看金融行业越来越扩大了,规模越来越扩大,其实这个回报反而越来越低了,然后实体企业面临非常大的困难又是为什么,前面讲的那么多的优势,这些优势为什么没有发挥出来,有过剩的问题三去一降也是讲这些问题,但是我们究竟去了多少,去了之后什么效果,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比如说我觉得“一带一路”应该一个很重要的国家经济系统的拓展,我们的市场范围,这个都是很好的机会,但是感觉缺乏一点系统性,就是需要一个更加系统性的综合考虑。

  主持人:系统性的综合考虑我再追问一句,系统性的综合考虑是不是需要我们在金融改革这个里面包括了我们的监管结构,包括我们的组织架构甚至都有可能需要进行一个改变。例如我们在座的三位一位代表了引见系统跟保监会还有证监会系统,我们其实经常听到媒体谈到的超级监管机构,你们会不会觉得这个也是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呢?

朱云来:我先回答一下,他们两个可以代表不同的行业我是没有办法代表的,我只是我们的行业从业者。但是我确实觉得是这样的一个问题,未见得需要更大的组织机构这个他们可能比我更有经验,但是至少我觉得其实主要还是你的监管任务方法的职责,你如果能够把这些事情具体做到位了,再加上联合的沟通机制,什么样的形式能够解决问题旧好,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形式,还是你对问题的追踪跟治理是不是真正到位了。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