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博智论坛

返回项目成果列表>
王直:全球贸易和全球价值链的新趋势


GDP的全球价值链(GVCs)分解方法有助于理解跨国生产共享活动在全球宏观经济周期中的作用。GVC的贸易主要是中间产品的贸易。GVC测度中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在海关贸易统计数据中识别最终产品和中间产品。为了克服这些困难,“要素含量”或者“增加值”贸易,逐渐成为度量跨境生产共享活动的主流指标。只有当产品中的要素含量为了生产而跨越国境的时候,才把它看作是与全球价值链生产有关的活动,而如果这个跨境活动不是为了生产,那么就不是GVC的活动。


根据跨境次数,任何一个国家和部门的GDP都可以分成三大类四个部分:第一类是直接面向国内市场生产的最终产品;第二类是直接生产出口的最终产品。这两者没有用到外国的中间投入品和外国的要素。第三类是有跨境的生产活动,又可以区分成两类:一类被直接进口国吸收没有再次跨境,称为简单的GVC,比如美国建筑物上的中国产粗钢;剩下的就是有多次跨境的生产,比如苹果手机的生产,称为复杂的价值链活动。

按国家/ 行业分解GDP识别GVC活动


按照国家/部门分解最终产品的生产识别GVC活动


GVC活动,尤其是复杂GVC,是过去20年中3个经济增长期中的主要的驱动力。从1995-2014年不同类型生产活动占全球GDP份额的变化趋势来讲,复杂的GVC活动在经济危机前15年时间内是增长最快的部分,但经济危机时也下降得最快。同样,全球经济复苏的时候,也是复杂的GVC恢复地更快。


不同类型生产活动占全球GDP份额的变化趋势,1995-2014


2012年以后,经济复苏放缓中的全球生产结构新格局呈现出三个特点:首先,与以前由复杂GVC活动增长所推动的快速生产全球化趋势相反,当前缓慢的经济复苏呈现了去生产全球化的特征和复杂GVC中跨国生产共享活动的收缩。第二,经济复苏主要由外需所引起的传统贸易所拉动,也与前期经济增长中的生产结构模式变化不一样。第三,简单的全球价值链的参与程度呈现不同的趋势,一些发达经济体有所增加,新兴的亚洲经济体却有所减少。


不同类型的增加值创造活动的结构变化(2015年份额与2011年份额的差–前向关联)


不同类型的增加值创造活动的结构变化(2015年份额与2011年份额的差–后向关联)


此外,通过观察不同类型增加值创造活动年均增长率的变化,可以看出国内需求疲软和去生产全球化这两个因素导致了全球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中的GDP增长缓慢。从对2011-2015年间GDP正增长和负增长国家间不同类型GDP生产活动变化的对比来看,纯国内生产产品附加值的平均增长率下降显著,反映了全球大多数经济体国内需求疲软。而面向海外需求的与传统贸易相关的国内生产活动增长更快。复杂及简单GVC相关的跨境生产共享活动平均增长率都已下降,其中复杂GVC平均增长率下降最为明显。


不同类型的增加值生产活动年均增长率的差异 :2011-2015年间年均增长率减去2005-2008间的年均增长率(横轴是GDP名义增长率的变化,纵轴是各类GDP创造活动名义增长率的变化)


数据显示,跨境次数的减少是造成复杂的GVC活动减少和复杂GVC生产长度下降的主要原因。GVC长度可以分解成第一次跨境前的部分、生产性跨境(跨境次数)、以及第一次跨境以后的部分。对比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可见,发展中国家的生产链变长,发达国家的变短,这跟生产环节的外包有关系。2012年以后,无论新兴市场还是成熟经济体,复杂GVC和简单GVC的长度都在下降。生产性跨境次数减少可能的原因有三方面:第一,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保护主义浪潮的兴起;第二,主要的发展中经济体,如中国,其国内生产的中间产品替代了进口的中间产品。当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分工深化,更多中间投入品在本地生产,国内价值链变长,跨国生产共享活动可能会由于主要新兴经济体沿GVC升级而下降,国内分工的深化对跨国生产共享活动的替代;第三,主要发达经济体如美国和日本,新科技创新及促使制造业回流的努力也加深了国内的分工。目前,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服务业和制造业的国内生产链都在加长,印证了外包活动有所减弱。


生产性跨境次数减少 - 国家层面,2011-2015 横轴是2011至2015年间GDP的名义增长率,纵轴是同期生产性跨境次数的变化


面对由GVC发展带来的挑战性问题,王直还指出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都必须认识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关注的问题是矛盾的。富裕国家担心经济被GVC的发展空心化,因为生产性工作被外包至低技术低工资的国家,即便这些工作还留在发达经济体,其工资也面临下行的压力。而贫穷的国家越来越担心他们承担了错误类型的工作,可能被锁定于微笑曲线的底端。通过对微笑曲线的拟合发现,尽管绝对附加值量扩大了10陪以上,1995-2009年间中国ICT出口在底部的现象有所恶化。而德国汽车制造业拥有相反的微笑曲线,且1995-2015年间德国通过加入价值链获得的单位时间报酬率和绝对附加值量都大幅增加。德国的经验表明,微笑曲线可以反转。因为德国制造业早就开始了大规模的定制,把个性化定制和批量生产相结合,这是将来传统产业升级非常好的典型。


1995年中国ICT出口微笑曲线的深化


2009年中国ICT出口微笑曲线的深化



1995德国汽车出口相关的微笑曲线




2015德国汽车出口相关的微笑曲线


结合收入分配的变化趋势可见,价值链带来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即分配的不公。1995-2009年间,美国低等技能工人的工作机会在下降,而每小时报酬率没有变化。同时期中国低技能劳动力的工作机会也大幅下降,但由于过去工人工资太低,所以不同阶层的每小时报酬率还是有所增加的。一方面,生产全球化及GVC确实提高了经济效率,但也使得发达经济体中低技术劳动力的生活水平由于外包及技术创新而下降。如果在过长时间内发展中经济体从GVC发展所获得的好处过多地被资本及社会精英占有,低技术劳动者的生活水平也不可能得到大幅度提高。


GVC对生产效率和收入分配的影响(美国,2009不变价格,美元)


GVC对生产效率和收入分配的影响(中国 ,2009不变价格,人民币)

 

总的来说,新的GDP分解方法有助于我们理解跨国生产共享活动在全球宏观经济周期中的作用。GVC活动,尤其是复杂GVC,是过去20年中3个经济增长期中主要的驱动力。但是自2012以来,经济复苏缓慢,全球生产呈现不同的结构性变化趋势。相比于以往的3个经济增长时期,GVC活动,尤其是复杂GVC显著变缓。这是否会成为未来的永久性趋势仍待进一步观察。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世界各国是否有能力共同来解决由过去20年生产全球化及GVC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分配不公问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