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山村幼儿园

返回项目动态列表>
一场山村幼儿园计划,改变中国学前教育现状


卢迈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正在寻找“中国式学前教育的解决之道”,经过试验行动,总结评估学前教育的有效方式,为政府提供决策依据。


虽然已过去五年,唐金梅走一个小时山路“偷偷”听课的故事,依旧让卢迈记忆犹新。


2012年,五岁的唐金梅与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在贵州省松桃县鸡爪村。聪明好学的她,曾走了一小时的山路,到鸡爪村小学三年级的一个教室门口“偷偷地”跟着学习。一堂数学课四十分钟,唐金梅就在教室门口站了四十分钟,虽然教授的知识有些难懂,但她的眼神里依旧充满好奇与专注。



唐金梅的故事随着央视在2012年初的播出引来各方关注,其中就包括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当年4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开始在贵州省松桃县5个最贫困的苗族乡镇建设山村幼儿园。


两个多月后,唐金梅终于不用再走山路看别人上课,她第一次走进了幼儿园。


寻找中国式解决之道


一所幼儿园,改变的或许是孩子的一生。


如今,中国提出到2020年要消除贫困,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卢迈认为教育与健康是关键,为社会底层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机会,能防止贫困的代际传递。探索符合中国农村贫困地区普及幼儿学前教育的有效方式,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扮演着“双重角色”。这一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组织,既是全国性的公募基金会,也是服务中国发展的“智库”。卢迈说,基金会通过研究、试验、培训交流,不仅要帮助政府改善和治理问题,同时也要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曾在美国、香港学习工作的经历,让卢迈找寻事情解决方式时有了更多的国际思维和视角,“研究中国的方法,同时借鉴国际经验。”卢迈说,为了研究儿童早期发展等试验项目,翻译国外书籍、对比国外项目研究是常事。


不论是美国最知名的幼儿教育研究项目“佩里实验”,或是欧洲规模最大的学前教育研究项目“英国‘学前有效性追踪研究’”都表明,学前教育对儿童的社会性、情感和认知发展有显著的影响。重视学前教育能够有效减少失业率、犯罪率,并且缩小发展落后儿童与发展正常儿童之间的差距。


卢迈说,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古巴等许多国家都进行了相关项目研究分析,已通过直接干预为这些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机会,形成以中央政府投资举办为主、地方政府负责项目管理和部分经费筹措的办园模式。提高了处境不利儿童入园率,缩小了城乡和区域间发展的差距,促进了国家学前教育的普及。



事实上,对于中国而言,学前教育的意义不仅在于消除贫困,同时也是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想要逐步提升国民素质的必然选择。因此,卢迈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开始寻找“中国式学前教育的解决之道”。经过试验行动,总结评估学前教育的有效方式,为政府提供决策依据。


2009年前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广西、云南的农村开展调研,随后前往青海、贵州等多地走访,在实地调研中,发现了许多农村学前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有限的学前教育经费主要用于县城公办幼儿园,乡镇以下基本没有公共投入。村级以下学前教育主要依靠‘小学化’倾向严重的小学附属学前班。”卢迈说。


学前教育试验行动刻不容缓,2009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青海乐都县启动“山村幼儿园计划”。2012年,五岁的唐金梅能如愿就读幼儿园正源于此,而卢迈就是该计划的“总设计师”。


缩小与城市孩子差距


对贫困偏远山村里的孩子来说,走山路上学似乎已成为“常态”,虽然这并不够“人性化”。而有些地区为了满足偏远农村的幼儿入园,通常采用校车接送或看护人在乡镇、县城幼儿园陪读,这无形中增加了额外支出,给贫困家庭造成经济压力。


山村幼儿园计划则打破了这种“常态”,其在试点地区招募符合条件的幼教志愿者,将村里闲置房舍资源布置为活动场地,志愿者经过培训后以“送教入村”方式为幼儿就近提供早期启蒙教育。



那些原本偏远的山区县市、乡镇的孩子们开始受益。七年来,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共在青海、贵州、湖南等8个省(区)的12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近1100所,招聘幼教志愿者1100多人,在园幼儿3万多人。


数字的增加伴随的是山村孩子们的变化。回忆起项目启动后刚开始接触到的山村孩子,卢迈说,“面对陌生人,这些孩子的普遍反应是选择一个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或者抱着奶奶的腿不断往后缩,低头拒绝任何交流。”


而通过幼儿园的交流、学习,原本羞涩、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社会交往能力不断提升。项目的第三方评估方华东师范大学周念丽教授及其团队表示,所有测评维度上,山村幼儿园幼儿都显著优于散居儿童。山村幼儿园明显缩小了未入园儿童与县幼儿童在心理测评上的差距。


同时,山村幼儿园计划的实施也增强了地方政府对普及村级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并进一步撬动地方财政投入。


贵州铜仁市在总结松桃县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出台了《铜仁市山村幼儿园建设两年行动计划(2014—2015年)》。铜仁市共投入财政资金1.5亿元,建成山村幼儿园2005所,全市农村学前教育资源覆盖率从不足10%实现全覆盖,解决了4万余名农村幼儿入园难问题。


这样的成效在青海、湖南等地也越来越明显。古丈县作为湖南山村幼儿园计划的唯一试点,仅用了一年多时间毛入园率就从不到50%飙升至87%。


山村幼儿园计划的实践,也是对接国家精准扶贫工作的有效补充。2016年3月,基金会根据试点县对精准扶贫工作中建档立卡家庭的统计,山村幼儿园16000余名幼儿中,有24%的幼儿属于精准扶贫对象。



下一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准备进一步筹措社会资金在新疆、贵州、云南扩展试点,争取全省推广。同时也将努力和教育部等有关政府部门交流沟通,争取山村幼儿园早日变为国家政策。


“把儿童教育好,未来儿童本人有希望,社会也有希望。”卢迈说,希望政府加大学前教育支持力度,经费支出不算多,但它可以改变孩子未来的命运。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