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任兴洲:国内经济供给和需求严重不匹配

任兴洲:国内经济供给和需求严重不匹配

2016090912:07 新浪财经

 

2016首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于201699日—10日在郑州举行。上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任兴洲(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戴明摄)  2016首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于201699日—10日在郑州举行。上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任兴洲(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戴明摄)

  新浪财经讯 99日消息,以“把握新常态 开创新格局”为主题的2016首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于201699日—10日在郑州举行。这将是我国中西部地区聚焦期货市场的首次国际盛会。

 

  任兴洲:尊敬的邓主任,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

 

  首先祝贺我们这个2016年首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隆重召开,在这里很高兴跟大家交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期货市场的创新发展,我们首先看了叫经济新常态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结构性改革我想大家可能不陌生,从去年1110号由习近平主席第一次在中财领导小组的会议上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概念实际上到现在时间并不长,特别是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我们用整个会议的时间来阐述什么叫供给侧的结构性的改革,给他做了全面的分析和阐释,所以今年是全面落实和推进供给侧改革这样的一个时间。

 

  为什么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在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在我们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冲击的时间上来谈供给侧改革呢?对此很多人见仁见智,有很多的不同的理解和认识,我们怎么看呢?我想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特别是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来看这次的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我们看这一张图(图),因为他里面的数据很充实。

 

  我们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前30年差不多年均增长9.8%,对于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经济体,保持长达30年的接近10%的增长在全世界不多见,经过快速的发展,到十二五的中期,我国走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就是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他的背后的动力机制是什么呢?背后的实质是什么呢?

 

  根据国务院中心发展课题组的研究,实际上他的实质是增长动力的转换,我们看了全世界几拾个国家的情况,他们的发展的规律可以看的出来,当这个国家的发展到了人均一万一千国际元前后的时候这个国家经济无一例外的开始下台阶,也就是增长速度的换挡,我们国家30多年以后也走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整个的经济增长在06年高达12.7%07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高达12.2%,增幅一下子下来了,实际我们整个危机的期间增速并不满,还高达百分之九点几,到了11年还在9.5的增速上,但是当四万亿的刺激计划消耗殆尽的时候,2012年我们没有经过8的时代,我们说增速换挡可以从10%9%,到8%然后到7%,这是我们能接受。

 

  但是实际上我们从11年到12年没有经过8的时代,迅速从9.5%下降到2012年的7.8%,然后是7.77.4,去年是6.9%,已经过期了,这几年我们说是七上八下,现在已经是六上七下了,今年上半年我们是6.7%的增长,总体上我们进入到经济增速的换挡期,非常的明显,这是经济新常态的最显著的特征,背后是什么呢?背后是增长动力机制到了一个极具的转换期,实际上很多的国家也是这样的,前期推动这个国家的所有的动力机制,大体上在一万一千国际元的时候,前期的机制发生重要的变化,到了一个新的动力跟上去,但是往往很难接上,所以整体的经济开始换挡,我们国家历史的走到这一天,我们要辩证的看待我们的经济增长的增长,虽然我们的增长上半年6.7,但是去年我们的67万亿,今年肯定会超过70万亿,到2020年的十三五末期我们会达到90万亿的总量,我们增长6.7%大家想想他的绝对的增长量是多少呢?

 

  大体上10%就是六万七千亿,1%就是六千七百亿,他是十万亿总量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个时候我们增长10%也就是一万亿左右,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到6万亿,我们的基数大大的提高,所以我们经济整体的综合的实力在增强,所以我们中国现在是仅次于美国进入十万亿美元俱乐部的国家,经济总量在大大提升,新常态的另一个特征是什么呢?如果说明显的特征是增速换挡,另一个特征就是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经过长期的持续的快速增长和传统的发展忙事,导致我们国家的经济结构出现比较严重的失衡,实际上很多的国家在经济发展中,经济失衡是一个必然的现象,都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以后重新找到新的平衡再往前推进,到我们国家大体上到08年前后本来要做经济结构重要的调整,还没有来得及调整的时候金融危机呼啸而来。

 

  所以整个的政策来了一个很大的转变,从结构的调整到了经济的保增长,所以我们大家看现在很多的产能有一部分是2008年以后形成的,所以我们现在的大多数的产业的产能过剩,实际上是在促进经济增长和保增长的过程中可能也形成了一些新的产能,当时保增长有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回过头来看,现在这样的失衡可能加剧了整个经济的不平衡,结构进一步的不合理,不仅表现在产业之间和产业内部,而且更加突出的是表现在供给侧和需求的两端的严重不平衡,这是我们国家现在的一个重要的特点,这个不平衡在高速增长时期是不明显的,供给侧和需求稍稍失衡,因为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就把这个失衡给弥补了,但是在经济新常态下,我们经济持续下行的过程中,我们国家面临一系列的中长期的结构性的以内部压力为主的众多的矛盾都表现为供给和需求侧这两对的矛盾,特别是供给侧已经严重了不适应需求侧快速变化的需求,急需通过深度的调整来优化配置继而提高我们的效率,所以不是谁别出心裁提出来的供给侧,他是有着深厚的经济和发展的背景。

 

  我们看供给和需求严重不匹配,我们知道需求侧我们一般说需求叫三大需求,投资、消费和进出口,一般是供给侧有劳动力、资本、土地,当然我们现在如果把创新也算供给侧的话,我们看这两侧不平衡,我们还是有所谓的三架马车看一看,我们实际上这几年的货币还是相对比较宽松的,虽然我们叫稳定的货币政策,但是实际上M2还是比较宽松的,这么多的投资本来是想把经济提升起来,但是我们看这些货币跑到哪儿去了呢?总之没有跑到实体经济,一会儿跑到房地产市场,然后我们40多个城市开始限购,然后又跑到了股市,然后采取了措施了一下子又跌到谷底,大量的资金又跑到房地产,大家看今年上半年,我们的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大面积的房地产价格的高速上涨,然后下一步是拿地,不断的长期出新的地方,背后是什么?

 

  大量的资金跑到了这样的领域里面,完全是刚性需求吗?当然也有,但是更多的是现在大量的货币,大量的乐钱要找出路,所以我们的投资效率是递减的,我们大量的投资拿出来也不会向实体经济去,为什么?因为资本是追逐利润的,我们看哪一些行业是不过剩的?我们数一数传统产业所谓的新兴产业,有哪一些还不过剩呢?我们的BB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连续五个月同比是下降的,我们还能投资什么呢?所以如果供给侧结构调整我们再有大量的资金或者是再搞所谓的量化宽松我们是收不到应有的效果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倒逼我们进行供给侧改革,否则资源就是错配的,大量的资金,大量的收取供养,给大家不能提供有效供给的行业,所谓的僵尸企业,所谓僵尸一定是僵而不死,一定有人给他输血供氧,谁给他输学供氧呢?

 

  一定是我们的政府,我们再来看消费,我们去年是11.1万亿的消费品,我们仅次于美国,可能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成为全球第一大的消费总量的国家,去年我们有1.5万亿的购买力是在国外实现的,或者是到国外回来买了商品,大量的购买力在国外实现,为什么?因为我们国内的供给和国内的消费之间不匹配了,失衡了,我们不断增长的所谓的叫中产阶级或者是中等消费群体不断的增加,我们需要中高端的消费和服务跟不上,所以原来我们到国外是买高档的奢侈品,现在开始买马桶盖,电饭煲、血压计这样的产品,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安全和环保,大量婴幼儿奶粉在国外实现,什么原因,我说拿钱投资不信任,因为对国内的奶业还有一些担心,所以国内的供给跟不上了,整个的消费需求和消费供给之间产生了非常大的失衡,我们再来看出口,进出口,我们现在的出口下降的很厉害,所以前一段,国务院委托国务院发展中心到全国去做出口方面的第三方评估叫稳出口,因为我们今年上半年出口像过山车一样大幅度的波动,而我们现在的出口是什么状况呢?

 

  叫“高不成低不就”,高端的上不去,中高端的出口的产品没有太多的竞争力,低端的呢?中国人原来低端产品是最有竞争力的,虽然我们说洗一件衬衫换一个空壳,但是我们有竞争力,有量,但是现在我们低端的竞争力也在逐渐的消失,因为很多所谓的新兴国家和发展中的国家也开始搞制造业,他们的人员成本,劳动力的成本土地成本比我们低的多,所以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洪都拉斯他们抢走了很多的市场,我们还能跟他们比这些吗?

 

  我们已经走过了那个时期,我们不能牺牲我们很多的打工妹,打工仔他们的利益,我们要给他们提供获得感,所以他们才能感受到改革开放,我们不能跟他们比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低,不可能,可能未来我们再靠低端的产品竞争是不行了,只有不断的使我们的产品迈向中高端,倒逼我们的供给侧的改革,提高我们的产品的能力、质量、水平,逐步的提升我们供给的结构调整,所以我们看无论是投资、消费还是出口,都倒逼我们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跨不去这个坎,我们中国未来的发展就有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到八千美元左右,人均的GDP,我们到了中等收入国家能不能迈过这个陷井呢?这个阶段我们能不能跨过去,跨向更高收入的社会呢?

 

  实际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是适应发展的重大创新,不是平白无故说的,是对国内的形势和国外的形势综合分析得出来的,中国要想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完成第一个百年的目标没有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是做不到的,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进一步的强调突出抓好供给侧结构性的改革,既做加法又做减法,扩大有效中高端的供给。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