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21世纪经济报道:如何普及最底层20%贫困儿童学前教育

我国学前教育普及“好吃的肉已基本吃完”,但中国仍有近四分之一的儿童无法接受早期教育,剩下的是农村贫困儿童入园的“硬骨头”。


这是一所大山深处的幼儿园,位于贵州省松桃县盘信镇后寨村,16名村子里的苗族孩子是幼儿园全部的学生,在2名山村幼教志愿者的管护下接受学前教育。


这所山村幼儿园利用的是当地小学的闲置校舍,于2014年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松桃县创办,有两间教室和一间睡房,教室里布置了8个活动角,包括建构区、科学区、阅读区、娃娃家等,还有盘信镇的传统手工艺——豆腐加工坊。


幼儿园成立前,村里的孩子们要到距离较远的镇子上幼儿园,由于山路崎岖,有的索性待在家里,由留守老人陪伴。2012年3月,松桃县成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贵州省首个“山村幼儿园计划”项目县。目前,该县农村学前教育资源覆盖了341座村庄,覆盖率达100%。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9月28日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十八大以来,我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77.4%,五年提高12.9个百分点,提前完成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确定的70%基本普及目标,也超过了中高收入国家73.7%的平均水平。


我国学前教育普及“好吃的肉已基本吃完”,但中国仍有近四分之一的儿童无法接受早期教育,剩下的是农村贫困儿童入园的“硬骨头”。


从2009年开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了一项“山村幼儿园计划”,目的是结合政府和社会资源向农村地区3-6岁儿童提供全覆盖的早期教育。在9月19日举行的贫困地区农村学前教育专题研讨会上,山村幼儿园计划提出了“奋斗2020,实现‘一村一园’”的宏伟计划。


贫困地区毛入园率低于50%


随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和两期《学前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我国2016年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已达到77. 4%。在此基础上,我国提出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左右。


但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报告显示,由于前两期三年行动计划主要是在县城和乡镇建园而不进村,使得农村贫困地区最底层20%的儿童还缺乏早期教育机会。一项研究表明,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普遍在50%以下;不少贫困县仅为30%-40%。


东北师范大学课题组对全国28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175个村庄的调研数据发现,有81个村庄没有幼儿园,占47. 9%。在无园村庄中,适龄幼儿人数不足40人的村庄超过70%,这类村庄难以维持一所正规幼儿园的运行。


北京大学一项研究认为,粗略估计全国有大约1400万3-6岁儿童目前仍然无园可上,这些儿童大多集中在中西部农村偏远地区。


而让孩子上幼儿园,对于他们的早期成长极其重要。


国际研究表明,2015年,PISA测验的结果显示,接受至少2年早期教育的儿童在15岁时的平均学业水平比其他儿童更好。接受早期教育可以使儿童的学习结果更公平,改善人口在代际间的社会流动。

儿童早期发展投资是具有最高回报率的投资。全球跟踪研究显示,儿童早期发展阶段每投入1美元,将获得4. 1-9. 2美元的回报;在美国,这一回报在7-16美元之间。


山村幼儿园计划


2009年,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青海省乐都县开始了山村幼儿园计划。乐都县为国家级贫困县,当时学前教育普及率不到50%,乡镇以下几乎没有任何学前教育服务。


项目组先在81个村设立了走教点,招募46名志愿者巡回开展教育活动,保证每个孩子每周至少两个半天可以接受学前教育。随后增设走教点至178个,覆盖适龄儿童数达到10个的全部行政村。每个点至少固定一名志愿者,保证每周五天、每天不少于6小时的服务时间。


“走教点”先是改称“早教点”,并于2012年统称为“山村幼儿园”。


9月19日,青海省乐都区(原乐都县)副区长王海莲介绍,全区现在有山村幼儿园147所,在园幼儿2965名。学前三年入园率从2009年的48.2%提高到了现在的96.4%。


(山村幼儿园的活动角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供图)


2010年起,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研究团队先后5次独立开展的评估均显示,乐都山村幼儿园儿童在语言、认知、记忆和社会性等方面大幅缩小了与城市在园儿童的差距,显著好于未入园儿童。


近期的追踪研究表明,山村幼儿园可以帮助儿童做好入学准备,减少厌学情况。他们在小学阶段的语文和数学成绩比没有接受学前教育的学生平均高4分和7分。


贵州织金的一位老师指出,班上有一位小朋友的妈妈“跑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几个爸妈,刚来幼儿园的时候经常打人,谁挨着他坐就打谁,现在经过三年幼儿园的学习,他有了很大变化,不再打人,做错事情会认错,也会主动和老师交流。


在乐都试验的基础上,山村幼儿园计划2010年后开始向云南、贵州等地扩展。截至2017年8月,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先后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区)的17个县(市)的1800个村设立了山村幼儿园。


幼儿园的成长时光


9月21日这天,贵州省松桃县正大镇盘塘村山村幼儿园给全园22名学生安排了游戏活动、集体活动、主题活动、体育活动。


集体活动的主题是“叽叽喳喳”,教室门口张贴的日计划中写到:以培养幼儿想象力和观察能力,感受、理解诗歌的乐趣。


(贵州省松桃县的山村幼儿园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供图)


这所幼儿园本来被安排在当地小学的闲置教室里,随着入园儿童人数的增多,当地主管部门专门在小学教学楼的旁边建起了两间平房作为幼儿园,一间是活动室,一间是睡房。院子里沙坑、游艺设施,还有手绘涂鸦墙和用观赏林木组成的迷宫。


幼儿园的志愿者告诉记者,“来这里入园的孩子不收取任何费用,各级财政还以每人每天4元的标准提供一顿营养午餐。”


松桃县副县长张伶俐介绍,松桃县是贵州省第一个山村幼儿园计划项目县,2012年开始设立了100所山村幼儿园,如今已有494所,2016年全县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达到了92.2%,农村学前教育覆盖率达到了100%。


这些幼儿园少的只有十几个儿童,采取混龄教学的方式,大的已有100多人,分为大、中、小三个班。


根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山村幼儿园网站上报的数据表明,山村幼儿园的项目儿童中41.42%的是留守儿童,15. 09%是精准扶贫对象。“很多孩子都是由上小学的哥哥姐姐接送”,松桃县的山村幼儿园教师告诉记者。


一所幼儿园仅需3万元经费


2015年基金会所进行的调查数据显示,山村幼儿园项目儿童从家到幼儿园的平均时间为18分钟。其中,平均路途最远的三县分别是寻甸县(26分钟)、织金县(24分钟)和华池县(21分钟),兴县儿童上学最方便,平均路途时间只要8分钟。


但是,仍有1/4的孩子上幼儿园路上花费的时间超过了半小时,甚至有些孩子上学之路更为艰难,路途时间长达1个小时以上。


(数据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山村幼儿园的校舍利用农村闲置资源,特别是“撤点并校”后留下的闲置村小。山村幼儿园网上报的数据表明,山村幼儿园儿童的平均数量为31人,儿童人数在60人以下的占到84.33% ,65. 92%的山村幼儿园附设在小学校内,65. 13%的山村幼儿园有供餐条件,31. 93%的山村幼儿园可以在幼儿园午睡。


基金会的报告介绍,1所20名幼儿的山村幼儿园一年运行经费只需要3万元左右。8年来,企业和个人的捐款达到9800万元。


(数据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试点县的财政提供了大部分经费。张伶俐介绍,县财政按照每生每年300元的标准拨付给山村幼儿园。每所幼儿园由县财政全额投入,不低于十万元改善办园条件,增设了睡房、沙池、水池大中型玩教具、配套区域材料、幼儿图书等等,目前已投入资金2660万元。


山村幼儿园质量提升


山村幼儿园也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比如小学化问题严重。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指出要加强科学保教,坚决纠正“小学化”倾向。遵循幼儿身心发展规律,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合理安排幼儿生活作息。


“‘小学化’的问题体现在将小学的学习内容移植到了幼儿园,同时以小学的教学方法培养幼儿园孩子,没有尊重幼儿的身心发展规律和学习特点。”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虞永平告诉记者。


“造成‘小学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师资水平不高,没有经过学前教育的专门训练。”虞永平说。


山村幼儿园计划正在统一课程标准。松桃县副县长张伶俐介绍,松桃县的山村幼儿园全部使用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出版的山村幼儿园混龄班主题活动课程作为教师指导用书,还将本地民族文化、生态文化、历史文化等融入课程,让课程更接近幼儿生活,并富有本土特色和民族内涵。


师资是保障幼儿园教育活动开展和质量的关键。由于专职教师稀缺,且培养速度较慢,山村幼儿园按照1: 20的师生比配备志愿者老师。后者由各县教育局统一招聘、培训,由各中心校统一管理,志愿者补贴根据当地经济水平从1500-2000元/月不等。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学前教育相关专业的大中专毕业生。



一名2012年就在山村幼儿园服务的志愿者告诉记者,她每月的工资是2000元,而园内有正式编制的教师工资则是3500元左右。


目前,贵州省铜仁市共招募了1416名志愿者,她们为山村儿童进入幼儿园、接受早期教育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未来这些志愿者的出路如何,亦需要及早进行统筹安排。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