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中外跨国企业应围绕“一带一路”开展合作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中外跨国企业应围绕“一带一路”开展合作

            2016-05-18 05:55: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

 

  中外跨国企业应围绕“一带一路”开展合作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今年69岁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尽管已经年近“古稀”,但仍然不知疲倦地在世界各地就研究项目与多方进行交流。

 

  近期,他参加了在华盛顿召开的“一带一路”双边联合研究课题成果发布会,并就这一课题的成果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这一课题是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共同参与完成的。中方与美方课题组分别就《一带一路:推进公正、包容的国际新秩序》和《一带一路:主题、范围与挑战》两组报告的不同侧重点进行了解释。

 

  “这是一种很好的研究方式,可以加强中美双方的理解,消除一些不必要的误解,达成更多的共识。”卢迈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项目主要包括中国发展报告、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项目、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项目、民生指数项目等项目。

 

  增进美方对“一带一路”了解

 

  《21世纪》:能否谈一下此次合作的背景?

 

  卢迈: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是一家美国有名的无党派智库机构,在国际经济领域很权威,属于对中国比较友好的、相对客观的智库。

 

  我们两家机构曾经就“中美投资协定”开展联合平行研究,并公开发布研究成果,使得两国政府、企业界、学术界乃至普通民众,加深了对相关问题的认识,进一步了解彼此的立场。

 

  在这一基础上,我们展开了此次研究。在此次研究过程中,两家机构在一些问题上的观点有所不同,但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合作方式,增进美方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解,加强两国在相关问题上的对话、交流与互信,这对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

 

  《21世纪》:就“一带一路”而言,双方在哪些点上有分歧?

 

  卢迈:例如,对“一带一路”的意图本身,彼此的分歧是很大的。美方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把中方的意图、要得到什么好处在报告中都做了说明。他们认为是合情合理,且都有依据的。

 

  例如,他们提出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是试图向欧洲和美国发出信号,表明其想取代他们,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并获得与西方发达国家一样的平等地位。

 

  但是我们认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无意追求世界霸权,而是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倡议世界将发展的眼光聚焦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欠发达的腹地国家,共同寻求发展机会,以合作求得共赢。更因为“一带一路”倡议是非排他性的国际倡议,合作方式灵活多样,可以更大程度上照顾到每个项目的独特性,以变通取代僵硬。

 

  美方研究对中国的四点启示

 

  《21世纪》:美方的报告研究为中方提供了哪些参考价值?

 

  卢迈:我认为美方的报告提醒了四点。

 

  首先,中国的对外发声有点混乱。有观点提出,“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后面我们自己澄清了,但是外方得到的印象并没有改变,他们在报告中很认真的分析这两个战略有什么不同。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以马歇尔计划作为“一带一路”政策优先考虑的着力点。还有观点提出,“一带一路”是为了输出中国的落后产能,这是莫名其妙的提法,对外投资就是对外投资。中国虽有落后产能,要淘汰在国内就淘汰了,拿到外头的从来都是好东西,绝对不会把落后的制造品拿出去,事实上拿出去成本也十分高昂。这也是一个引起外界不理解的地方。

 

  第二,协调不够。他们问“一带一路”在中国到底谁在管?从规划来看,发改委、商务部和外交部都在管这事,但一具体到具体问题,就更复杂了,例如具体到对外投资,财政部、外汇管理局肯定在管,国资委在跟人家对接规划,商务部在管着对外投资。他们要找权威的说法和数字,现在不知道找谁合适。这也说明我们可能确实存在协调的问题。

 

  美方提醒的第三点是一个投资项目,如果没有做后续的针对当地的利益相关者的服务和培训,可能会遭遇运营上的挑战。

 

  他们提醒的这一点也是值得注意的。我的感觉是,现在不少企业把参与“一带一路”作为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但是又不得不用市场化方式去运作,衔接是有一点问题。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政府仍然要有一个“韬光养晦”的积极态度,不要太强势,不要走在前面,要培养和使用自己的跨国公司,让他们走在前列。否则的话,政府走在前列,将企业走出去和政府间的国际经济援助混淆,对方就可能漫天要价,将企业投资当作政治谈判。

 

  第四,外国的跨国公司对“一带一路”兴趣很高,因此我们可以把美国和欧洲公司和我们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我们赚钱可能会少赚一点,但是风险也小很多。问题在于,我们自己的大公司不愿意带着人家玩,因此我在几次会议上都特别强调: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和这些外国公司合作。过去是人家将业务分包我们,现在我们也可以分包人家,或者是成立合资公司来做这些项目。降低风险,这样才能更可持续。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