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免费午餐推动者卢迈:贫困地区儿童教育的六大缺失

免费午餐推动者卢迈:贫困地区儿童教育的六大缺失

搜狐教育2016-05-09 14:41:36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举报

  搜狐教育讯 57日,《以供给侧改革促进教育公平高峰论坛》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做了教育公平与城镇化的演讲。

  “免费午餐”等公益项目就是卢迈及其所领导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幕后坚持脚踏实地地进行调查、实验、研究长达数年之久的结果。

  在本次论坛上,卢迈提到,中国的社会不公平程度是相当深的。北欧社会的代际收入弹性指数是0.20,美国是0.48,而中国则高达0.60。在中国如果父亲是低收入的农民,有60%的可能性儿子将来也是穷人。教育的一个功能,就是提供一个途径促进社会公平、促进向上流动。现场他还分享了6个案例,说明实现教育公平从儿童做起的具体障碍。

  以下为卢迈的发言整理,原标题:《贫困地区儿童发展与社会公平》

  本次论坛由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教育公平协同创新中心以及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院联合主办,搜狐教育独家网络媒体报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近我们基金会的研究员郝景芳写的科幻小说《北京折叠》入围第74届雨果奖。郝景芳是纯粹的国内教育体系的产品,本科是清华大学天体物理系,博士研究生是清华经管学院,毕业以后在我们基金会工作。她的成功说明中国的年青一代很有创造力,而我们的教育体系可能没有象有人说的那么糟糕。现在她在基金会一边做宏观经济学的研究,包括主持税收预测课题,另外一方面她继续追求自己的理想,下一步要研究“不平等的历史”。这是重要的课题,我们支持她的研究。

  中国的社会不公平,程度是相当深的。如果以代际收入弹性作为社会流动性的衡量指数的话,北欧是0.20,即父亲一代的收入对子女收入的影响只有0.20。美国的代际收入弹性是0.48,而中国则高达0.60。也就是说,如果父亲是低收入的农民,有60%的可能性,儿子将来也是穷人,这是中国的现实。教育的一个功能,就是提供一个途径促进社会公平、促进向上流动,促进更多的人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即便他/她不一定写被提名的科幻小说。

  要促进向上的流动,根据国际的研究和我们的试验,有这样三点值得注意:

  第一,儿童早期的发展非常重要,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脑科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多学科的研究都说明这一点;

  第二,儿童发展中两个领域特别值得注意,营养健康和教育。它们保证婴幼儿的大脑发育、心理发展,保证儿童的成长和能力的形成;

  第三,对贫困儿童的关怀和干预应该是全过程的,从孕妇开始一直到孩子走到就业岗位。从基金会来讲我们关注从怀孕到就业这样一个全过程。

  在我们做的实验和研究当中发现,事情不是简单的有没有钱的问题,更不是简单的不要政府干预就解决了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复杂程度,可能和中国的经济社会的发展水平和阶段都有关系。下面我通过六个案例说明,实现教育公平从儿童做起的具体障碍。

  第一个案例,我们知道零到三岁对婴幼儿是最重要的,现在城里大家都懂要上亲子班,一堂课二百块钱,一年花八千到一万块钱。但是在农村,孩子们和爷爷奶奶一块过,一天说不了几句话,他们怎么办?我们开展随机对照试验,引进牙买加的家访办法,把教材中国化,到家里面进行辅导。这就遇到了一个问题,我们没有很好的评估工具,我迫切地希望我们大学研究出中国的测评工具,能够给对照实验一个很好的依据,而且做出常模。政府已经在好几个规划文件中提出0-3岁的早期养育的重要,但是中国现在还缺少数据支持和相关试验研究。

  第二个案例,6-24个月的婴儿的营养干预,我们从2009年开始在青海乐都县和云南寻甸县开展社会试验,给624个月的婴幼儿免费发放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制的营养包,效果很好。现在政府在341个贫困县123万婴儿中推广,但营养包的招标采购遇到问题。不是政府没花钱,中央财政现在一年出五亿,营养包这样一个很有效的东西,为什么做不好?其中一个问题是招标采购程序,招标中的第二名一定会去举报第一名,几乎是必然的。然后就停下来,要查,查的结果几个月过去了,营养包在孩子那已经断顿了。我们接受国家卫计委委托,正在做评估,这是规章制度和执行能力方面的问题。

  第三个案例是我们做山村幼儿园试验,到今年三月份,在八个省14个贫困县,我们共建立了874所山村幼儿园。由此形成了县乡村三级幼教体系,形成公办、民办和公益并举的局面。教育部的有关司局不太支持,希望幼儿园能正规、希望高质量,不正规的东西在他们那儿不进入统计。好在地方政府现在看到成绩,开始支持,贵州省政府已经决定普及十五年教育,把山村幼儿园作为村一级普及学前三年教育的基本方式。这里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就是政策偏向,政府发展学前教育的三年行动计划,已经花了不少钱,但是有关部门只重视盖房子,只重视在乡镇县城,而在村里面他们不支持。

  第四个案例是贫困地区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现在该计划在全国已经覆盖了二十几个省,三千余万儿童,这是国家的计划。我们现在用互联网阳光校餐数据平台,监测14个省101个县共9千多所学校,涉及379万儿童以及30亿资金的使用,每天老师给我们上传图片和一张食谱,我们分析营养量,每周反馈给学校。我们发现,只有三分之一的学校用国家给的四块钱能够做到营养基本达标。在九千多所学校里头还有六千所学校,要么收费,要么根本做不到达标。我们花四块钱能不能做到改善学生营养呢?三千所学校证明可以。但是我们做没做到呢?在贫困地区还有三分之二的学校没做到。这里还是执行能力问题,现在中央财政每年营养改善计划给学生的补助已达到180亿,问题就是怎么样提高省领导的认识,提高县领导的认识,把地方政府该出的炊事员工资和食堂运营费用出够了,同时提高农村小学的管理水平。

  第五个案例是中等职业教育,今天大家说到要培养技能人才,我们有接近1800万学生在中等职业学校学习,其中将近90%的人是农村来的,职业学校为他们在城市就业提供了通道。国家对他们实行免学费、补生活费,可以说,农村学生只要愿意学习,可以得到12年免费教育。但是我们的评估调查发现,由于这些农村学生中考成绩不好,社会普遍认为他们是“差学生上差学校”,甚至职校的校长老师也这样评价自己学生。学生缺乏自信,社会的偏见对他们心理健康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准备开展“赢未来”中等职业学校试验项目,提高技能培训水平,培养学生阳光向上的精神。

  最后是流动儿童就学问题,城市流动儿童他们的教育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这是制度的缺失。城市公办学校供给不足,大城市的政府为流动儿童入学设置了很高门槛。我们去年为有关部门做城市化政策评估时估计,要在2020年实现1亿农村人口城市落户,需要解决其中2000万子女入学,这就需要在沿海地区和内地的大城市至少建设1万所中小学。有的沿海城市政府就提出,土地、教师编制和财政教育经费掌握在中央,这些不解决,流动儿童入学难的问题他们还是无力解决。长期城乡分割的制度不是统一户口形式就解决了,保障流动儿童在居住地就学的权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从上述6个案例中我们看到,要保证贫困儿童发展,实现社会公平,有制度方面问题,也有政策制定的问题;有政府部门和教育系统的执行能力问题,也有大学和研究机构基础数据支持和研究的问题;有学校的责任也有社会要克服偏见的问题。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题目,或者增加财政经费或者取消政府干预就能解决的。

  我们特别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为了每个儿童的阳光起点,为了从贫困儿童做起最终实现社会公平。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