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最新动态

返回基金会动态列表>
迈向告别贫困的未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山村幼儿园计划”项目考察纪实

5月16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方晋副秘书长带队,东润公益基金会孔东梅理事长一行、苹果公司代表王靖琪经理一行对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山村幼儿园计划”项目进行了实地走访。



经过2年的努力,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山村幼儿园计划”建设了324所(395班)山村幼儿园,招募了789名专职山村幼教志愿者, 20828名3-6岁农村儿童有了学前教育的机会。项目先后得到了北京弘毅慈善基金会、北京达理公益基金会、好未来集团、东润公益基金会、腾讯众筹、阳光专项基金、爱心个人的大力支持,苹果公司也将对项目给予大力支持。


山村幼儿园为贫困地区农村处境不利的3-6岁儿童提供学期教育的机会,设在公办园覆盖不到,民办园不会去办的村一级。场地由闲置的小学校舍等维修改造, 招募当地大中专、中职学前教育毕业生开展专职保教工作,在园儿童多为祖辈隔代照顾,留守,单亲等处境不利儿童,山村幼儿园基本上是他们接受学前教育的仅有机会。


从七星关城区到大河乡青杠村山村幼儿园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青杠山村幼儿园有22个3-6岁的孩子,是一个混龄班,有2位志愿者老师,双留守儿童有8个,其中2个是单亲家庭。老师介绍,其他孩子的日常照顾人也多是祖辈,只是爸爸妈妈在城区打工,一个星期有可能见到一面,就不被统计为留守儿童。


青杠村山村幼儿园用的是闲置的小学校舍,有二层楼,宽阔的户外场地。设置了厨房,改建厨房用了3万元,聘了一名工勤做饭,工资每月1680元。配置了睡房。一周5天,每天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孩子们生活学习在幼儿园里,有免费的营养午餐,有睡房。孩子们最多走路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幼儿园。


去山村幼儿园儿童家访


李明(化名)6岁,男孩,在青杠村山村幼儿园里学习2年了,家里5口人还有姥爷,爸爸,妈妈,哥哥。爸爸在浙江温州打工,是家庭主要收入来源。妈妈在家,地里种一些玉米、土豆、大豆,主要都是自己吃,养了几只鸡,几只鸭,几头猪。哥哥11岁,在鸡菇小学读三年级。妈妈今年32岁,初中文化水平,出去打过工。七、八年前,因为李明姥姥患糖尿病,妈妈和老公孩子一起从外嫁的遵义回到了青杠村照顾老人(姥姥姥爷有2个女儿,另外一个女儿不在身边),姥姥相继产生了中风、瘫痪、脑出血等并发症,上个月刚去世,只有52岁。七、八年来,家里挣的钱都送进了医院里。


李明家房屋破旧,石头搭建的,墙壁屋顶都发黑,屋内是泥土地面,但是家里收拾很干净整洁。谈到幼儿园,妈妈说孩子上了幼儿园以后变得懂事有礼貌了很多,让做什么事情都会去做,帮他做了什么事情,会说谢谢妈妈,以前不会这样。认为有老师管教挺好的,回来会说在幼儿园里学习了什么,老师教古诗,唱歌、跳舞、画画什么的。对孩子的变化很高兴。谈到对孩子的期望,说成为有益于社会有用的人,对自己的家庭有益的人就好,不要做坏的事情,没有太大的要求,简简单单的就好。对孩子未来的期望也是家庭状况的反映。李明家主要是因病致贫,在访谈的过程中,妈妈给我们的印象是极为孝顺、积极乐观、干练,生活虽然艰难,但一直在努力向前。孩子能够培养好,是这个家庭未来的希望。


调研组走访的第二个点是撒拉溪镇龙凤村山村幼儿园, 有2个班64名孩子, 3名幼教志愿者老师,大部分孩子的父亲在省外打工,主要是到广东。2017年在园的孩子30多人,今年增加到60多人。幼儿园设立在龙凤村小学校里面,但场地相对独立,进入小学校门,小学在坡上,幼儿园在坡下。幼儿园教室是之前小学校的库房改建的,孩子们可以在幼儿园午睡,午睡的房间同时也是活动室,志愿者老师将床收起叠放在一起,空间就空出来了。幼儿园有政府提供的免费营养午餐。志愿者老师按照《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设计课程。


山村幼儿园儿童


李杰(化名)6岁,在龙凤山村幼儿园就读,有一个9岁的姐姐,妈妈走了不回来了,爸爸因事被管制,李杰的父母没有办结婚证,属于事实婚姻,这种情况在七星关区的农村有很多。姐弟两个由爷爷奶奶照顾,爷爷64岁,奶奶56岁,祖孙四人一起生活。爷爷奶奶有四子一女,他们没有让子女赡养,独立生活,爷爷忙地里,奶奶在小学里帮忙做饭,一个月1500块钱。龙凤村是省级示范村,政府投入支持新民居建设,李明家的房子修的很好。龙凤村在七星关区是比较好的村,人均土地面积5亩,地势、地质也比较好,在政府的引导推动下,形成了土豆的规模化种植,土豆亩产3000-4000斤,每斤0.7-0.8元,村民的收入有保障。通过村子良好的发展和李明爷爷奶奶自己的辛勤努力,祖孙四人的生活是有保障的,在访谈中也能感受到爷爷奶奶对生活对知足和对政府的感激。


谈到山村幼儿园,爷爷奶奶高兴地说,李杰最大的变化是懂道理讲礼貌了,老师带娃带得好,孩子不用操心了,老两口可以放心地去劳动。谈到对孩子未来的希望,老两口说,尽量多读书,自己能照顾自己,还能想什么呢。李杰姐弟两个的家庭成长环境十分不利,我们希望来自社会、学校、老师的关爱、陪伴和教育能够像阳光一样给他们温暖,伴他们成长,最终能够走出大山。


食堂阿姨在准备午餐


山村幼儿园和在园儿童家庭走访结束后,在撒拉溪镇中心小学,调研组和七星关区教育局张万泽局长等地方同志一起座谈,大家对2年来取得的成绩充分肯定,七星关区委、区政府、教育部门对项目非常重视,使2万多名幼儿能够在山村幼儿园里学习成长,这是很大的成绩。同时,大家在座谈讨论中,也充分地认识到七星关区山村幼儿园工作的不足和挑战。


一,体量大,基础差,需要持续的帮助和投入。七星关区常驻人口约158万,从幼儿园到高中、中职,仅学生数量就有33万多人。体量大与贫困叠加,使得教育存在着很大的机会不公平问题,基本的教育公共服务严重不足。政府教育投入更多地还是放在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学前教育是短板中的短板。政府和社会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帮助七星关区偏远农村的儿童获得学前教育的机会。现有的山村幼儿园在园儿童很多是大年龄段的孩子,部分3岁,4岁,一部分5岁儿童仍然缺少入园机会。


熟睡的孩子


二,大班额,小学化问题。七星关区山村幼儿园平均班额53人(最大班额不应超过35),平均师幼比1:26。部分幼儿园的班额失控,师幼比失衡严重。山村幼儿园目前的管理多由小学代管,部分地方有小学转岗又年纪较大的老师在保教或者管理岗位上,有些地方让山村幼儿园的幼教志愿者去小学代课,小学老师到幼儿园代课。学前教育的专业性、保教的质量需要加以保障。


三,山村幼儿园管理、志愿者管理、激励考核制度需要加以完善,政策方面要加以创新。从发展预期,岗位荣誉感,能力成长等方面为幼教志愿者提供平台和条件,促进志愿者队伍稳定和人才培养。


四,山村幼儿园质量需要提升。课程设计,教师培训,志愿者培养等方面需要探索更为专业化的解决方案。2018年,七星关区政府、教育部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好未来集团、东润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众筹、阳光专项基金、苹果公司将携手一起努力,共同致力于解决中国贫困地区儿童早期教育问题,促进社会公平。



2018年,七星关区政府、教育部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好未来集团、东润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众筹、阳光专项基金、苹果公司将携手一起努力,共同致力于解决中国贫困地区儿童早期教育问题,促进社会公平。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