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最新动态

返回基金会动态列表>
全球价值链揭示贸易不平衡真相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近期的访美之行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近来美国不断抱怨对华贸易逆差增大,威胁采取更多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措施,并对华发起“301调查”,指责中国强制国外所有人对知识产权进行转移和授权。


在当前中美贸易关系愈发紧张的背景下,中美贸易逆差是否一定会引发贸易战?特朗普对中美经贸关系的举措是否合理?中美贸易摩擦将会何去何从?听全球专家解读中美贸易战风险:



(多位专家将于3月24日-26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全球价值链重塑”环节针对中美贸易关系、全球贸易不平衡展开深入讨论,他们之间将碰撞出哪些新的智慧火花,敬请期待!)


引  言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于2月27日-3月3日赴美访问。刘鹤此访被视为缓和中美贸易紧张的一个机会,受全球瞩目。


200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刘鹤


破题:贸易纠纷背后的视角选择


针对中美贸易关系,专家认为美对华逆差被严重高估,引入“全球价值链”视角势在必行。陈德铭指出,中美贸易顺差是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分工格局的必然结果。美国位于全球价值链的上端,进口的第三国产品相对较少;而中国从第三国进口中间产品形成逆差,向美国出口最终产品形成顺差。中美贸易从传统观点看是失衡的,但从全球价值链角度分析则并非如此。据中国科学院测算,2010-2013年,以增加值核算的中美贸易顺差,比以传统方式核算的要低48-56%。


减少对华贸易逆差无法解决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史蒂芬·罗奇指出,惩罚性行动将给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带来严重后果: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和服务征收关税等同于向美国消费者加税;针对中国的贸易行动可能会导致美国利率上升;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如果中国对美国实施反贸易制裁,会打击美国产品出口,影响美国经济增长。美国很可能在贸易战中一败涂地。


解局:资深贸易专家谈看法


陈德铭:“从全球价值链角度来看,中美贸易并未失衡。”


2001-2016年,美对华贸易逆差年均增长10%以上,致使这个老问题不断受到炒作。实际上,从全球价值链角度看,中美贸易顺差是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分工格局的必然结果,具有集成性和互补性的特点。中美贸易从传统观点看是失衡的,但从全球价值链角度分析则并非如此。据中国科学院测算,2010-2013年,以增加值核算的中美贸易顺差,比以传统方式核算的要低48-56%。进一步分析,服务贸易增加值方面,由于中美不同的分工地位,顺差向美国集中,逆差向中国集中。2016年,美国服务贸易顺差2506亿美元,居世界第一;中国服务贸易逆差2426亿美元,也位居世界第一。如果我们还有兴趣从获益程度分析中美贸易,不难发现利益大头也在美国。


史蒂芬·罗奇:“尽管特朗普宣称‘美国优先’,但是美国很有可能在贸易战中一败涂地。”


如果特朗普政府仅仅关注对华贸易逆差,那么会忽略更重要的宏观经济因素。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根本原因在于储蓄与投资之间的不平衡。由于低储蓄率,美国必须向储蓄盈余的国家借贷。因此,美国无法通过贸易保护政策减少贸易赤字,而应该提高储蓄或减少投资。双边贸易逆差没有任何经济意义。如果美国采取某些手段减少对华贸易逆差,那么对第三国的贸易逆差会相应增加。


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会加剧美国国际贸易不平衡,给美国的经济增长带来风险。由于近期的减税政策,在未来十年美国的预算赤字可能会扩大到至少1兆美元,加剧国内储蓄的压力。美国对外部资金的需求庞大,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会带来新的威胁,给美国利率和汇率都带来压力。另外,如果美国对贸易伙伴作出制裁的话,贸易伙伴也会对其追加反制裁,美国的出口会萎缩,最终不利于美国的经济增长。因此,美国很有可能在贸易战中一败涂地。


帕斯卡尔·拉米:“特朗普保护主义论调正演变为对世界贸易的系统性威胁。”



在特朗普所有的倡议中,包括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条款,以及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真正的风险是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动摇。这是迄今为止明显危及全球贸易体系的唯一表现。


此外,世贸组织成员国需为未来做好准备,美国可能退出WTO,不再成为WTO俱乐部的一员。美国通过阻止任命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破坏WTO争端解决机制使WTO陷入危机,就像美国现在试图就与中国的贸易分歧所采取的行动一样。


隆国强“美国近年战略焦虑,对华政策可能非理性。”


中美双边的利益关系融合越来越深,合作空间很大,理性的选择一定是合作共赢。但是,由于美国近年来出现了战略焦虑,使得美国对华经济政策既夹杂着商业利益,又包含其全球战略考虑,其对华经贸政策可能会出现一些“非理性”选择。对此,中国政府与企业应高度关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影响,特别要防范出现外部冲击与内部风险叠加震荡的局面。


迈克尔·斯宾塞:“全球价值链推动贸易民主化。”


现在在全球价值链方面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其中,我认为一个比较积极的变化,就是有越来越多的实体,或者我们把它叫做平台,就是一些数字的平台,可以是社交关系、产品、服务等各种东西,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交流,很多不同的团体进行研发或者从事其他的工作。


就影响而言,这个平台使得贸易更加民主化,因为那些小的企业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进行很高的运行,而不会被那些大企业挤占出去。这也是自从互联网出现以来,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个使得商业发展更加民主化的一个过程。


迈克尔·弗罗曼:“中美贸易战会扰乱供应链并损害美国企业。”


美国正在进行的“301条款”调查可能导致两国分歧加剧,并导致贸易战。如果调查结果证实美国的指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可能采取单边行动惩罚中国,而不是向世界贸易组织对北京提起诉讼。该诉讼可能需要两年才能结案。


我们不希望其他国家单方面采取行动。如果美国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选择性”打击中国并单方面采取惩罚措施,此举可能激起其他国家效仿。


美国应避免与中国发生“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否则可能拉高经济成本、扰乱供给链并伤害消费者利益,可能给美国公司造成“非常严重的不利”影响。


苏珊·施瓦布:“‘购买美国货’政策代价高昂。”


特朗普政府上任后的首要政策将是出台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并将“购买美国货”条款纳入其中。


历史的经验证明,“购买美国货”政策经济代价高昂,对美国整体经济不利。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任之初出台的约800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也包括“购买美国货”条款,要求经济刺激计划所支持项目使用的钢铁和制成品应为美国生产,当时奥巴马政府的这一贸易保护措施遭到了世界各国的强烈反对,该政策不仅违背了美国的国际贸易义务,损害了美国声誉,对美国整体经济也不利。


议题预告
全球价值链的重塑


世界经济已经进入全球价值链时代,贸易和生产的分工空前复杂。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价值链发生了哪些显著的变化?价值链的调整对全球经济版图和秩序意味着什么?未来全球价值链将如何调整?如何塑造和完善下一代全球贸易投资体系?


2018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经济峰会专门设置了题为“全球价值链重塑”的分组会,多位专家将于3月24日-26日在这一环节展开深入讨论,他们之间将碰撞出哪些新的智慧火花,敬请期待!


资料来源


澎湃新闻(上海):《陈德铭:中国深刻影响全球价值链的40年》;


凤凰国际:《专访前WTO总干事拉米:特朗普“嘴炮”威胁不小》;


搜狐财经:《隆国强:美国近年战略焦虑,对华政策可能非理性》;


新浪财经:《经济诺奖得主斯宾塞:越来越多平台使贸易更加民主化》;


参考消息:《港媒:美国前贸易高官称美对华贸易战或重创美企》;


新华网:《美专家认为“购买美国货”政策代价高昂》;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技术支持:东奥教育集团

友情链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