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收藏 | 设为首页

返回项目官员列表> 黄益平
Huang Yiping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第四届理事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研究文章

在2017年1月公布的《经济观察报·书评》2016年度十大好书中,亚行副首席经济学家庄巨忠、日本东京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能力建设与培训部高级经济学家保罗·范登堡与北大国发院黄益平教授主编的《中国的中等收入转型》成功入选。   下面小编就带您了解一下这本好书吧!   《中国的中等收入转型》   评语   中国的中等收入转型是当下现实而又迫切的命题:如果转型成功,中国将成功进入稳定、富裕的国家行列;如果失败,“拉美陷阱”即是前车之鉴。但究竟该如何转型,或许绝大多数人都会语焉不详...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监管体制要承担重要责任。金融监管改革最大的问题是怎么管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监管的核心需要独立性、专业性、协调性,监管机构没有独立性,政策目标很容易受到干扰,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很多教训。另外,过去的金融监管以机构监管为主,一个监管部门管一帮金融机构。而现在,监管机构承担两大责任,一是监管,二是发展,合在一起就会出现很奇怪的行为。因此,监管部门的责任要简单化,专注金融监管,发展的责任应该由政府部门来承担。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保汇率还是保外储?这些讨论其实有些过于简单化。政府不太可能采取放弃汇率管理、放弃外汇储备或者放弃跨境资本流动这样一些极端的举措,目前也不具备让汇率完全自由浮动或者完全管死资本流动的条件。 黄益平:资本管制不会太极端 不可能完全管死黄益平:资本管制不会太极端 不可能完全管死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决议中有几条与防范金融风险问题相关。一是对宏观经济政策的定位,即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二是对汇率政策的描述,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之外,今年加...

周五(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在纽约出席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办的2017年中国经济展望论坛间隙表示,特朗普如果针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肯定会对贸易产生直接负面影响,中国需要考虑这个风险。 黄益平表示,特朗普的执政团队还在形成,现在判断是否会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为时太早,大多数的总统竞选时的表态和承诺不一定都会实现。 黄益平指出,即便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也要看有没有实质性的措施,单是贴上这个标签不一定会有直接后果...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黄益平表示,明年大概率货币政策保持中性。中国没有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主要得益于政府支持,尤其是担保和干预,以及经济高速增长,但是这两个因素现在看起来都不可持续。

Copyright © CDRF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615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545号

友情链接